HistoricalPics:

一件上世纪50年代的婚礼舞会婚纱。

我好喜欢这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每月一呼企划粮,肝药腿肉嗑得忙

【韶光城】无恙前缘•悬壶门四首席日常

“……江前辈啊,”凌泽左手压着自己右手脉处,苦巴巴地开口:“您看这……”

“不看。”江逾白“呯”地把药碗敲到凌泽面前,面无表情,推了推,“继续,喝。”

凌泽木然地一口闷下不知道第几碗药。

江逾白抽过他的手切了一会儿,放开示意凌泽接着切:“清楚了吗?这是中风。”

凌泽忍不住开口:“前辈啊,您给我喝的这都是什么……”

一个上午都在喝药切脉,几乎尝不出苦味了,每喝一碗就换一次脉相,突突突和跳舞似地。

“嗯,”江逾白起身又端过一碗药,“暂时改变脉相的东西而已。”

凌泽喝下,切了一会儿,道:“前辈,这又是什么脉相?”

江逾白收拾起一堆药碗,头也不回道:“哦,命不久矣的脉相,遇到这种就劝人家买块好坟地吧。”

“……前辈啊——!”

“噗——”断长渊猫在门边偷听许久,幸灾乐祸地憋笑出声,迈步正想找小师妹一起来看戏,却发现自己四肢虽活动如常,脖颈却僵硬不能转动。

断长渊脸上一白,手指往后颈摸去,摸到一根细长银针,正扎在他脖子上。

“半个时辰内,自己解开。”温尔儒从他身后走出,没好气地哼了一声,嘴角扬起一瞬,拔下银针插进针包,自顾自就走。

断长渊梗着脖子,心急如焚地在身上穴位压按,一转身,却见二师姐安无恙肩绕藤条,藤条尾端栓着一块大石头,缓缓地拖行过去……

过了一会儿,安无恙又一瘸一拐地走了回来,少顷,又见她怀中抱着一柄灰扑扑的长剑走了过去。

几息后,响起了金石磨砺的声音……

青灯抱着柴走进院子,奇怪地看了上蹿下跳的断长渊一眼,也不理自己三师兄的求救眼神,径直进了小厨房。


【韶光城】序·山中无甲子

 

山中无甲子,寒尽不知年。

 

山里住着一个怪老翁。老翁嗜酒,成天拎着个酒壶醉醺醺地荡来荡去。

人们叫他壶翁。

 

有一天,壶翁突然想喝远方友人亲酿的美酒。

壶翁拎着他的壶,拽了一根竹竿子,出山了。

 

壶翁走得很慢很慢,到朋友家的路很长很长。

壶翁慢悠悠地走着,赏过最美的花,看过最出尘的美人,教过最皮的徒弟,到过最繁华的城。

壶翁终于到友人家了。

 

友人将他迎进门,给他倒上满满一壶美酒。

壶翁仰天大笑,竹竿子点点地,一阵风沙掠过——

壶翁回到了山里。

 

壶翁扔了竹竿子,坐下来,打开酒壶,一饮而尽。

壶翁喝到了最美的酒。

 

壶翁躺了下来,看着天空。

天空很蓝很蓝,云淡风轻。

壶翁醉了,他放下酒壶,睡着了。

 

一梦千年。

 

“哗哗……”

窗棱外闪着水花和雷光。室内没有点灯。一个女子跪坐在黑暗中,低着头。

“叩。叩。叩。”

敲门的声音。

女子缓缓抬起头,睁开眼睛。

“吱呀——!”

有人破门而入!

“哗啦——”雨声瞬间大了起来。那位不速之客放下伞,注意到女子的目光,温和地笑了笑。

不速之客笑道:“是我扰人清梦了,抱歉了。”

他举起一根手指,竖在上扬的嘴角边。

 

“请问您听说过……长生不老药吗?”

 

序·碗

【韶光城】企划文案•「世界观」

无生造化,造化生万物,万物生灵。

禽兽草木生灵是为妖,人得天赋神通是为魔,无躯之灵是为鬼,死物生灵是为怪。

而人天生生灵,是为万灵之长。

——《悬壶老祖杂录》①


东隅分五州。北属霜州,东属青州,南属离州,中属中州,西属大漠州。

霜州临北溟,离州依南溟,青州傍沧海,大漠州接桑榆大洲,有不测深渊为界。

余今身在青州大泽国,沧海畔无名小村中。村人捕鱼为业,浮家泛宅,生活清苦。

遇一女童,襁褓见弃,村人共育。食百家粟,著百家衣。年八岁。身具不足之症,命断及笄将夭。粉雕玉琢,聪颖灵动,颇有眼缘。推衍天机,又有命缘,遂收养之。姐妹相称,又行师徒之礼,寻思日后传其衣钵,承余之道。

近连日阴雨,连绵不绝。待雨止,将赴身离州。

——《五州游仙闲谭志》②


一路穿越不测深渊,穿过大漠风沙,中州百花,今天我终于算是到了东方大陆的东部。问了客栈老板,老板说这里是青州离州交界地区,气候温和湿润,草木终年长青。

来东方大陆前苦学东方语真是太正确了!虽然我大概口音很奇怪,字也写得很丑(这个软绵绵的笔和轻飘飘的纸好难用的啊),好歹大家能有七八分懂,交流还算不成问题了!

客栈其他客人说,离这里不远处有座翠微山,翻过翠微山有一座城,坐落在商道上,商贾旅人都爱进城走走。

客人们说,那城名韶光,建城有三四百年了。也不知道城主是何方神圣,韶光城中妖魔鬼怪街头横行,安居乐业,更与城中人类居民和外来商旅相安无事。

我在东方大陆别处曾经见过不少所谓的“妖魔鬼怪”,但是在人类聚居的城池中比较少见。偶尔我感应到魔力波动,身边看过去也都是人,大概它们是变成人混进去了吧。

见我感兴趣,老板拿出一张韶光城的地图。翠微山脉略呈弧形,韶光城就在弧内。城墙四四方方,坐北朝南。我很惊讶,城中央居然有一座小岛。小岛周围有一圈环形河流,叫萍水。这个名字是因为河上长了很多浮萍……浮萍,我还没见过。

老板说,岛上的区域叫韶华宫,上面的楼房建筑豪华精致,是大富大贵的人才住得起的。又说韶华宫还有个诨名,叫神仙宫。据说神仙宫与萍水外虽然有一条龙门石桥相连,却常年不见有人进出,于是城中居民都传说岛上住着神仙。久而久之,大家都不叫韶华宫,只叫神仙宫了。

又说,城中其他区域,也有个诨名,叫咸鱼巷。据说是因为建城初期多有小商贩沿街贩卖咸鱼,不知道是真是假。

我刚想接过地图仔细看看,老板手一缩收起地图,另一只手伸出摊开,道,地图一份二十钱!

好诈!

最后我还是掏钱了。老板看起来很高兴,笑眯眯地接过钱,叫我不要奇怪,说韶光城中除了五成以伐木,采药等吃山营生的人类居民,剩下五成各路妖魔鬼怪,当地店家和来往商旅,都比她奸诈,眨眼就能把人钱袋掏空!

客人们笑哈哈地,说城中东南西北四方各有一算命先生,千万别靠近,当心被坑!

好吧。我更想去了!

明天一早就出发!

——《东方游记》③


那个东西又开始活动了。

两百多年前。我们合力压制了那个东西,将封印之力化作岛屿,把那个东西镇压在镜湖下。又以龙门桥为界,将整个湖与外界隔绝。我,还有一部分人在湖外巩固封印,另一部分人则镇守封印,长居岛屿之上,并……监视那个东西

封印开始消散了,萍水——现在的镜湖——上那些与年俱增的充满灵气的浮萍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是因为城中人气渐少了吗……两百多年下来,常驻的非人者倒是越来越多,也不知我这有什么吸引他们的。

众人禁戒,加固封印!

——《韶光城主手札》④


①灵异志怪古传,著者署名“悬壶老祖”。

②灵异志怪和旅行记录并存的古文献,具有天文,地理,历史等多方面研究价值。著者署名“游仙客”。

③幻想小说和旅行记录并存的结合体。作者是Y国中世纪著名的收藏家,旅行家和作家Amy Deth。

④于韶光市翠微山脉古遗迹最新考古发掘出的书信文献。许多内容残破缺损,无法辨认。上面有一枚字样为“韶光城主”的朱印。



2018.8.25    H·B to XUAN🎉🎉🎂🎂 @牡丹花下嘿嘿嘿的轩:0 

小牡丹丹王轩轩二八了,可以拉出去接客了(……??

12点报道!

出道梗+异色轩,是姚黄牡丹和豆绿牡丹ww

其实还想画魏紫啊 青龙卧墨池啊 香玉啊etc 没有颜色的笔 哭了

这个点我还在学校,回来我一定要看到出道梗的观后感(指指点点

粉色没水了所以轩轩只有草图(。